奈槿°

这里奈槿,请多多指教!

撑船人   上
文/奈槿

“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“我?我不过是个撑船人罢了。不过,我的船有些特殊,我喜欢称呼它为——改命船。”

Chapter.1
我叫许安陆,今年25。大学毕业后在L市闯荡了一番,结果嘛,一事无成。现在正在回南方老家的路上。
“现在几点了?”坐在火车上无所事事的我掏出手机,看了一眼时间,心情一下子更郁闷了,“卧槽,才两点半?也就是说我才坐了半个钟头?!天啊,时间怎么这么长啊!!”
按照火车票上的时间来看,我还有五个钟头才能到站!
真是天要亡我,让我一直这样在这待五个钟头,打死老子也不干!!
看看周围的同龄人,一个个都拿着手机,玩的正欢。我心情更不爽了,欺负我没钱用流量!这群土豪!!真是人比人气死人!
…哎,想当年,老子也是风光无限好。当年出远门上大学时,老妈东拼西凑的给我塞了三万让我做一年的生活费,当时把我给乐的,那一年过得是叫个滋润!不过到了第二年,老妈打电话说家里手头有点紧,只给我打了一万让我花着。听我妈说话的语气,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,一直缠着我妈问下去才知道,我爸他,得了胃癌,中期。手术后,剩下的时间,最多四五年。
当时刚听到这个消息,我大脑一片空白,我妈后面给我说了什么,我也都不知道了。直到我妈把电话挂断,我才反应过来。
当时我一下子就瘫到地上了,泪止不住的往外流,我哭了整整一夜。在我家里,我爸对我最好,现在他竟然得了这种该死的病!

Chapter.2
我妈打过电话的第二天,我就向学校请了假,坐火车跑了回来。我看见我爸坐在门槛上休息,便想过去叫他,可我爸刚看见我站起来就给了我一巴掌。那一巴掌扇的,真疼。
他说:“小兔崽子,你不好好在学校里待着,跑回来做什么!给我老许家丢脸吗!我不就是生了个病吗?!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,有什么大不了的!用不着你们年轻人瞎操心!赶紧给我回学校待着去!”
那天我爸气的脸色通红,我还是被他赶出门的,我妈劝都劝不住。而且那天我脚压根就没往我家屋子迈进去一步。
没错,我爸是我家对我最好的人,也是对我最狠的人。
想着这些陈年旧事,我也起了些许困意,想着时间还早,便从行李箱里随便取出一件上衣盖在身上倒头睡了起来。

Chapter.3
我是被车上那个漂亮的乘务员小姐叫醒的。
记得刚醒我还犯了迷糊,眼还没睁开就对着乘务员叫唤:“卧槽,胖子你能消停会不?!叫屁啊!”
那乘务员气的脸都绿了,一字一顿的对我说:“先生,如果您承认您是屁的话,那我便是叫屁了。还有您到站了,请下车。”
听到此处,本还有些许困意的我一下子精神了起来。看到乘务员皮笑肉不笑的脸,我微微发囧:“哈哈…哈,这是个误会,误会哈!我,我马上下车!”然后立即提着行李匆忙跑下了车。
哎,这次真是——丢脸丢大发了!我提着行李一边出车站门口,一边闷闷的想着。
刚才我口中的那个胖子,是我大学室友。他本名叫王庞,绰号胖子。其实真要说起来,他这人也不胖,反而还挺瘦。这货每天早晨总是五点就起,起了还总是把我们宿舍所有人都叫醒。我们宿舍的人几乎每天都是被他的“狂轰滥炸”弄醒的。
不过偏偏王庞这人人缘奇好,虽说我们宿舍这群受到他的折磨不少,但跟他也是杠杠的铁哥们。
“啊,到了。”凭我脑子里思绪翻飞的这会儿功夫,我就已经到了我们村——前的那条超宽的裕河河边。

Chapter.4
怎么说我们这儿也是南方,河,湖一类的不少。这片儿要数最玄乎的,就是我们村前的这条裕河了。
小时候听我奶奶说,这条裕河还有个传说。
相传,在唐朝年间,裕河还是条小溪的时候,这儿曾发生过一桩奇事。
当时,我们村里有个姓魏的人家家里有个穷秀才,叫魏毅。
魏毅虽然穷,心眼儿却比谁都好。所以跟村里的每个人关系都不错。就连村里地主家的孩子都喜欢缠着他,经常听他说书。
那天,魏毅经过裕河旁时,偶然瞧见岸边一条濒死的鲤鱼。他心道,既然我看到了,便是我和这鱼有缘。好歹这也是一条生命,还是帮它一把吧。想到此,他便小心翼翼地把这条鱼放回了裕河里。
后来怎样,可想而知。那鱼其实是个从天上下凡来渡劫的小仙,被魏毅救了后,便去找他报恩,说是要实现他的一个愿望。
谁料魏毅这人太实在,无欲无求,让那小仙回去。可那小仙说:“不行,你救了我一命,我便欠下你了。若我不还了你的救命恩情,可是会遭天谴的!那样,我就回不到天上了!”于是魏毅就对那小仙说:“我是没有什么想要的了,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。若你真的想要报答我,便帮我一直保护这个村子吧。”“这…”那小仙犹豫了,“可如果这样的话,我岂不是永远也还不完这恩情了?”末了,她又似是想到了什么,欣喜的对魏毅说:“我不能一直呆在这儿,不可能一直保护村子的。那么,我帮这村子除你之外的五百四十一人每人实现一个愿望,你看这样如何?”魏毅听罢,笑道:“这样虽好,可若是如此,你岂不吃亏?明明实现我一人的愿望就够了,现在却要实现这么多人的。”“不吃亏,不吃亏。”那小仙听了连连摆手,“我本是欠了你的,现在还不了你,便只能以这种方式积德来还了。以这种方式只是有些慢而已。”“那好吧。”魏毅听了,便点头同意。
————
大家好,这里奈槿。大家可称呼我为阿槿。萌新写手一枚。初玩lofter,还请多多指教![鞠躬]